做溫暖的教育

斯文中國, 語文教學, 高考研究

采薇:征戰歸途的回放 絕世情你可理解?

?

?

第三小節內容:《采薇》等戰爭詩帶給人的啟示

 

《詩經》中的戰爭詩省略了戰爭過程,蕩滌了戰爭硝煙,傾其筆墨于戰爭中的人,那文字里跳躍的一個個鮮活的生命,似未呼已出:那吟著“死生契闊,與子成悅。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”的士兵,那唱著 “豈曰無衣,與子同袍。王于興師,修我戈矛,與子同行” 昂揚戰歌的士兵,還有那 “我徂東山,滔滔不歸。我來自東,零雨其蒙” 在蒙蒙的細雨里唱著歸鄉之歌的士兵。因為這些,更讓我感受到《采薇》這首詩,色彩太豐富,情懷太深沉。詩中那位士兵,唱響的“昔我往矣,楊柳依依。今我來思,雨雪霏霏。 行道遲遲,載渴載饑。我心傷悲,莫知我哀!”期待理解的蒼涼與豪放的生命樂章,將那戀家思鄉的個人感情與為國赴難的責任擔當,兩種互相矛盾卻又真實存在的感情交織在一起,?感動了一代又一代的閱讀人。

難怪方玉潤稱《采薇》:“絕世文情,千古常新。”

戰爭與外交是達成政治目的的兩條不同途徑,戰爭是流血的外交,外交是靜默的戰爭。《詩經》中有許多詩篇描繪和記錄了形態各異的戰爭,是后世鑒古知今的智慧源泉;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,《詩經》又是外交場合不同政治利益方的通用語,是各方溝通協調共謀和平的文化基礎。

今天有歷史的痕跡,歷史中有未來的啟示。《詩經》中的戰爭詩,因為平和客觀,故能橋梁各方,因為著眼于人,故能超越戰爭。我們在《詩經》中的戰爭詩中了解了那個時代的戰爭,而了解戰爭方能避免戰爭。當下波詭云譎瞬息萬變的世界形勢,與數千年前中國商周時期的政治格局遙相映照,過于急功近利根基浮淺的文化將無法應對這一復雜局面,溫柔敦厚的《詩經》卻能抽絲剝繭撥云見日,以不朽而形象的文字昭示人類歸途與去路。

中國數千年“和”的文化,濫觴于《詩經》,必將造福于世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簽和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安徽11选五开奖结果